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

2021年全球资本市场风头力压中国网络巨头,韩版\u0026#34;BAT\u0026#34;的前世今生 | TMT观察

近来,中国多家互联网巨头陷入低潮,或是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整顿,或是被曝出丑闻,股价受挫,这也使得该行业最富有的大亨们的净资产缩水了870亿美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自今年6月底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在美国上市以来,彭博追踪的科技和生物技术领域20多位中国亿万富翁的净资产总额下降了16%。

同一时间,在全球资本市场上,多个大规模IPO是由韩国互联网巨头创下的,这使得2021年成为韩国企业上市数量创纪录的一年。

今年3月,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35美元,融资46亿美元。上市当天股价暴涨四成,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成为继优步(Uber)之后,美国股市最大规模的IPO案例。8月6日,Kakao旗下的互联网银行KakaoBank正式上市,当日收盘价较发行价飙升近80%,随即成为韩国市值最大的零售银行,也成为自网石游戏(Netmarble)2017年上市以来韩国最大的IPO。

韩国互联网巨头的诞生和扩张也引起中国互联网人的关注。今年4月份在Coupang上市不久,美团创始人王兴就表示:“现在韩国市值最高的三家互联网公司是Coupang、NAVER、Kakao,主营业务分别是电商、搜索、即时通讯。看来,BAT之所以成为BAT,不只是天赋异禀,更多是赛道决定的。”在王兴看来,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三巨头百度、阿里和腾讯正是找准了市场的需求点,在正确的赛道上发力并得以获得发展。

那么韩国互联网这三家巨头又是如何发家的呢?他们的业务版图又有多大呢?或许是时候翻过BAT这三座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

Naver

图片[1]-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一鸣资源网

NAVER正式投入使用是在1999年6月。创业初期,NAVER面对的是一个由雅虎韩国、Daum以及Lycos韩国三分天下的入口网站市场,2001年NAVER选择与韩国在线游戏入口网站Hangame合并成为NHN(NextHuman Network)公司,并于2002年在韩上市,但这些都未能帮助NAVER在搜索引擎市场获得领先。转机是发生在2002年的10月。当年,NAVER推出了一个名为“Knowledge iN”的问答服务平台,允许韩国用户实时提出及回答问题,因为这是收集用户智慧的最佳方式。“Knowledge iN”获得了巨大成功,平均每天用户会提出44000个问题及得到110000个答案,NAVER也由此夺下韩国搜寻引擎市场的半壁江山。2006年1月《商业周刊》报道称,NHN是导致谷歌在韩国市场竞争中屡屡受挫的最主要企业。到2008年,NHN在全球的搜寻引擎排行就位居第5位了。2013年,NHN宣布将游戏事业从公司中剥离,专营NAVER搜寻引擎,并更名为“Naver株式会社”。

图片[2]-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一鸣资源网

NAVER除搜索之外也提供入口网站的许多服务,例如新闻、电子信箱、电子地图服务(含街景地图)等,2011年其日本子公司推出了即时通讯软件LINE让NAVER再次腾飞。在日本和中国台湾年轻人最常用的聊天软件是LINE,LINE 2020年在日本拥有约8400万月活跃用户。在有2300万人口中国台湾地区,2019年LINE的中国台湾分公司用户量达2100万。如今,LINE已发展成为一个在全球广受欢迎的多元化服务生态系统,涵盖广告、通信(LINE贴纸)和内容(LINE游戏)等核心商业板块,以及Pay、AI、电商等创新业务板块。今年3月,LINE与雅虎日本正式合并,并由双方母公司NAVER、软银集团出资共同成立一家全新的Z Holdings集团。

除了LINE,NAVER旗下还拥有SNOW视频应用程序、数字漫画平台NAVER Webtoon、团体社交媒体平台NAVER BAND 、Works Mobile、研发子公司NAVER LAB、已经作为独立实体分拆的NAVER云。而NAVER的业务版图也遍布全球,分别在日本、中国、美国、法国、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设立办事处。

Kakao

如果问你韩国首富是谁?可能很多人首先会想到三星李在镕,但由于李在镕此前在狱中,这个答案已经更新了。现在的韩国新首富是曾经的“三星打工人”金范洙,他所打下的互联网帝国Kakao的财富正在不断膨胀。

而说起金范洙,他和NAVER创始人李海珍又是关系不浅。金范洙同样是首尔大学毕业,他和李海珍在三星时是同事,金范洙曾就职于三星集团的IT服务部工作。1997年,金范洙离开三星自己创业建立了Hangame网络游戏公司,而这家游戏公司此后与李海珍的NAVER合并成立了NHN公司。2005年金范洙搬到了美国硅谷,试图在美国拓展游戏业务,可是这次试水并不成功。2007年他离开NHN和家人移居加州。2009年,金范洙受到即时聊天应用程序WhatsApp的启发,返回韩国再次创业。这一次,他带来了Kakao。

图片[3]-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一鸣资源网

同时,Kaokao也发力文化市场,Kakao Talk原创表情包的Kakao Friends于2015年开始独立运营,2019年这个业务总销售额就达到了8.41亿元人民币。近日,Kakao又宣布将继日本之后以网漫进军北美地区,并新推音乐服务,全面进军全球文化内容市场。Kakao无疑已经在韩国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互联网生态圈。

Coupang

对应中国阿里巴巴的韩国电子商务企业Coupang并不是“凭空出世”,它成立于2010年,但它确实是因为今年在纽交所上市的好成绩获得了更多关注。

图片[4]-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一鸣资源网

Coupang的创始人是韩裔美国人金宝锡(Bom Suk Kim),有消息说他的父亲是韩国现代公司的总经理,而他本人13岁就留学美国了,大学毕业于哈佛大学,后来就读于哈佛商学院,但仅在六个月后就辍学了。Kim曾在波士顿咨询集团工作,还创立过Vintage Media Company,2009年他将该公司出售。2010年,Kim回到韩国创办了Coupang。

有人说,Coupang这个词乍听起来像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其实Kim刚回到韩国正是想创办一家类似Groupon的团购网站。一开始Coupang和Groupon一样,提供各类商户的打折团购券。但当Kim注意到全球电子商务的范围不断扩大时,他迅速过渡到第三方市场。他表示,“Coupang 的形状、Coupang 的商业模式、Coupang 今天的样子,都经历了很多变化。”

图片[5]-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在纽交所上市-一鸣资源网

截至2018年11月,Coupang 已从包括软银、红杉资本和贝莱德在内的公司筹集总计36亿美元的资金。这使得该公司估值达到90亿美元。今年3月12日,Coupang正式登陆纽约证劵交易所,开盘当日,Coupang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金,截止收盘,股价最终收涨超40%,市值达840亿美元。Coupang的成功上市引发了 “下一个Coupang”效应,使资本投资者更加关注起韩国企业。如日本软银就是一个例子。此前软银因优步和Wework而陷入困境,而软银通过愿景基金拥有 Coupang 约 33% 的股份,coupang的此次上市使其获得10倍的投资收益。于是在Coupang之后,软银又向旅游企业Yanolja在内的三家韩国初创公司共投资约2.4万亿韩元。目前软银还在推进将Coupang引入日本市场。

可见,其实不管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还是韩国互联网巨头,找准用户的需求点,站准行业发展的赛道,提供优质的服务才是持续发展的硬道理。如今在互联网领域,一方面看似很拥挤,同类的、参差不齐的企业众多,另一方互联网可待开发的潜力巨大,冰山下面的空间才是互联网人急需扩展的最大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