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角落,一篇文章读完《一百条裙子》

小说《一百条裙子》的作者埃莉诺•埃斯特斯曾是儿童图书馆的管理员,这本书曾在1945年获得纽伯瑞儿童文学奖,获得过该奖项的还有E•B•怀特的《夏洛的网》和房龙的《人类的故事》,当然还有其它众多优秀的小说,例如作者自己的首部成名作《莫法特一家》。

小说的故事情节,在简介里,是说有个小女孩的姓氏比较奇怪,每天都穿旧裙子,常被同学们捉弄。后来有一天,她告诉同学们说自己家的衣柜里有一百条各式各样的裙子,结果却被更多的同学嘲笑。

她会有一百条裙子吗?每个翻开这本书的人可能都会有这个疑问,但又怕谁会告诉你结果,怕那个答案会让这个故事变得俗气。一个贫穷的小女孩拥有一百条裙子,应该是童话故事里的设定,或者只是一些短视频才会想要的逆转。

她有没有一百条裙子?当你跟随作者的笔触寻找答案时,可能也会发现那个被遗忘的角落。

小女孩们并无恶意的捉弄

小说借助玛蒂埃的视角展开这个故事,她有个好朋友叫佩琪,她们两人喜欢在路上捉弄一个叫旺达的同班同学。

佩琪的家境比较好,即使在调戏别人时也会用那种特别谦和的语调,就像一个富家女该有的教养。因为她还是个孩子,所以要相信她没有那种大人才有的城府。

佩琪喜欢保护小孩子和弱小的动物,是个乖孩子。所以,在嘲笑家里条件不好的旺达时,她也不认为自己是错的。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她认为只要旺达还没有哭,自己就没有错。

她不可想象,一个穷人家的女孩,衣柜里装满一百条裙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再就是如果旺达真有一百条裙子,她为什么还要每天都穿着那个破旧的来上学?

玛蒂埃喜欢佩琪,但并不喜欢像佩琪一样捉弄旺达。她知道旺达家穷,但自己家里也没多少钱,身上穿的还是佩琪送给她的裙子。她怕自己帮了旺达之后也会被更多的同学嘲笑。

同样是校园霸凌事件,小说却能讲得别样温情。

佩琪和玛蒂埃在旺达上学必经的路上等着捉弄她时,才发现她没来上课。连累她们两人最后也迟到了。

佩琪和玛蒂埃决定去旺达的住处寻找她。旺达就算有千般不好,她至少有绘画的天赋,因为她离开后挂在教室里各个角落的画作都是裙子,每一幅都能得奖。

旺达一个人的成功

佩琪很受大家的欢迎,玛蒂埃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也会在图画大赛中获胜,然而当她们走进教室时,所有的同学都被旺达的图画包围了,每一组都能拿到大奖。

旺达想要融入同学们的聊天时,就说自己家有一百条裙子,结果却被更多的人嘲笑。当时她望着远方,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心中却有了自己的想法。

当上课的预备铃声响起时,所有同学都奔向了教室,她却只是在角落里看着,看着她们每一个人,把她们刻在心里,画到了纸上。

旺达没有妈妈,衣服都是自己洗、自己熨。她每天上学时穿着的裙子,可能是破的,是旧的,还是湿的,但一定是干净的,那是她亲手洗出来的。她是个勤快的孩子。

旺达知道佩琪和玛蒂埃在捉弄她,还是为她们两人各画了一个裙子,放在她们家里时照亮了房子里的空间。旺达原谅了她们,她比她们豁达,比她们有爱心。她还有个处处都照顾她的父亲

旺达没有上学四天之后,老师接到她爸爸詹•佩特罗斯基的信,并在班上念了出来。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称为波兰佬,旺达是波兰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因为姓氏的特别就被人取笑,他说大城市里有趣的名字多的是。

老师也为同学们打圆场,说我们一定都没有想过要伤害她的自尊心,即使有也是有口无心的。只有玛蒂埃知道,即使自己没有幸灾乐祸,也是她们的帮凶,这让旺达不快乐,也逼得旺达远走他乡。

佩琪和玛蒂埃找到了旺达的住处,已经人去楼空。她们去前院和后院敲门,却都没有人回应。小院虽然很整洁,但却荒凉寂寥、寒意逼人。

被遗忘的角落

旺达之所以说自己有一百条裙子,是因为那天塞西莉第一次穿了新的红裙子,成为所有同学的焦点。其实除了新裙子,塞西莉还有黑缎子的书包和名贵的白色缎面芭蕾舞鞋。

旺达没有朋友,当她说自己有一百条裙子时也没有人相信。她的哥哥杰克也像他一样勤快,给门卫打下手,干杂活,却依旧被称为波兰佬。

她上学要走很远的路程,裙子旧,鞋上还有泥巴,老师让她坐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让一个成绩最差的男生坐在她的后面,每天都取笑她。

旺达最后到了新的学校,给同学们写了一封信,原谅了所有人。

佩琪和玛蒂埃也想过写信告诉旺达,你画的那些裙子得了全校第一名,每一幅都很漂亮。她们想知道她现在住的地方好不好,喜不喜欢新的老师。

只是她们不想道歉。作者以孩子的口吻认为,好朋友不需要道歉。

旺达说过喜欢他们所有人,但他们却都没再见过那个波兰女孩。

在梦境以外的现实

佩琪和玛蒂埃在寻找旺达的住处时,见到了那个人见人怕的老斯文森,他有个黄色的猫,穿黄色的裤子,留黄色的大胡子,有一头黄色的头发。

她们问老人旺达去哪儿了,老人可能给了她们答案,但她们不敢听,吓得逃走了。这注定了她们想要道歉的信是寄不出去的。

在寄给老师的信中,旺达说,新学校的老师没法和您相比。这是暗示旺达在新的学校里也不受欢迎吗?

埃莉诺•埃斯特斯用《一百条裙子》为孩子们编了一个梦,也为旺达编写了一个童话。如梅子涵老师评价的,旺达是优秀的,有灵感,有热情,让人望尘莫及。

但她没有告诉孩子们,这可能只是一个梦,除非有人注意到那个有只黄猫的老斯文森。

小寺(xiaosi44) 郑州

2020年4月11日星期六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