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

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 图片[1]-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一鸣资源网 05

和胡玥结婚后,我们继续在小餐馆里面打拼,经过不懈努力,我们有了一笔不错的积蓄。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我和胡玥决定扩大门面,把生意做大。

我们在夜市附近租下了一处两层小楼,还请了一个厨师和两名服务员,开始了更大规模的经营。

夜市附近的人流量很大,我们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正当我们以为日子也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时候,胡玥的父亲来了一通电话。

原来,那时候胡玥的弟弟胡峰大学毕业后回家谈了一个女朋友,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胡峰的女朋友是家里的大女儿,家里还有另外两个弟弟,所以女方要的彩礼也更多,开口就是20万,说是少一分都不可能嫁女儿。

胡玥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这些年就只是靠着胡玥在外面挣的钱勉强养家,这一下子要20万,根本就拿不出来。

但是胡峰不管那么多,他从小被宠惯了,有任何要求爸妈都会满足他,自己没能力,就找胡玥,让姐姐给这个弟弟背锅。

但是胡玥的父母不知道,当初为了给胡峰提供大学生活费,胡玥在后厨不知道洗了多少盘子,削了多少土豆。

那时候我们刚付完新餐馆的房租,还给厨师和服务员开了工资,口袋里本来就没剩多少钱了,确实拿不出那么多。

胡玥一开始还在和她爸周旋,可是后来她的妈妈、弟弟轮番上阵给她施加压力,她都快被逼得疯掉了。

我实在不想看着胡玥每天受这样的罪,想着胡峰也就结这么一次婚,而且现在餐馆的收益也是可预见的,就想着先借钱把胡峰的彩礼给了。

我告诉胡玥我的想法,胡玥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哭着和我说着对不起。

我更加心疼了,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我这一路走来如果没有你,根本不可能有现在的生活,为了你我愿意受苦,没事的,我们会把钱挣回来的。”

最终,我们到处借了十多万,再加上自己仅剩的一点存款,填上了这20万。

图片[2]-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一鸣资源网 07

我们真正的灾难是胡峰的媳妇于茜。

胡峰来我们这的时候,于茜已经怀孕了,后来她在家里生下了一个男孩。

胡玥爸妈高兴坏了,把于茜当成了一个大功臣,于茜也觉得自己好像高人一等了。

孩子生下来后,胡玥的父母就开始尽心尽力地侍奉起家里这个刚出生的宝贝来。

于茜在家倒安心了,什么事都不用管,就像是请了两个免费的保姆,一天除了喂奶,啥事都不用插手。

慢慢的孩子长大了,于茜感觉自己在家呆着也挺无聊的,就开始想着也到我们这里来挣点钱花。

于茜一来,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她来到店里的第一天,看见胡峰坐在角落里玩游戏,就也搬了个小板凳,在旁边坐了下来玩手机。

胡玥看不过去,叫于茜去给客人上菜,没想到于茜直接用胳膊肘捅了捅胡峰说:“快点,姐姐叫你干活呢,还不快去!”

没想到胡峰本来我们怎么叫都叫不动,现在因为他老婆一句话,就马上关掉游戏端盘子去了。

我和胡玥这才发现,原来于茜才是家里的活菩萨,当初花了大价钱把她请回家去,又生了个大儿子,全家都她言听计从。

就这样,于茜来了店里半个月,什么事都没干,每天不是玩手机就是和客人闲扯,光明正大地吃着空饷。

图片[3]-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一鸣资源网 09

那天给员工发工资,胡峰和于茜都过来了,虽然他们什么活都没干,但每月我还是照常给他们发工资。

没办法,为了让老婆能够过得舒心一点,就当是花钱给她买个好心情吧。

但没想到,我刚给于茜转完账,她就找到胡峰,抢过他的手机,查看刚发到的工资,还把所有钱转到了自己的支付宝。

完事还故意放大音量冲着胡峰说:“你看看你,混成什么样了,都是在店里干活,你的工资还没有一个外人服务员多。”

胡玥听到这话实在是坐不住了,直接上去和于茜理论起来:“你们俩自己在店里干了什么活心里没点数吗?给你们发的这些工资,你们去谁家店里能赚的到?”

没想到于茜更来劲了,冲着胡玥大喊道:“这些年胡峰抛妻弃子跟着你们在外面打拼,你们倒好,车子房子都有了,胡峰呢?还是一个穷小子。他好欺负,我可不好欺负。”

胡玥彻底生气了:“你们俩这些年什么开销不是我和你姐夫出的钱啊,给你家的20万彩礼就不说了,老家的房子,甚至孩子的满月酒,你们有出过一分钱吗?”

胡玥说到后面越来越激动:“你们到底还要我怎样才觉得自己不吃亏,你姐夫这些年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他求过你们什么吗?人不能这么不知好歹!”

本想着胡玥的这番话能让于茜产生一点愧疚之心,这些年我们俩付出了那么多,她也该懂点感恩了吧。

可于茜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和胡峰两个人继续当着寄生虫,吞噬我和胡玥的血肉。

我们本来想过要把他俩赶出家门去的,可是胡玥刚和家里说了这个想法,就被她爸给骂了回来。

她妈就更加过分了,在电话了寻死觅活的,还说要是我们把胡峰他俩赶走,就要来我们店里闹事。

我和胡玥最后被逼无奈只能妥协。

图片[4]-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一鸣资源网 10

餐馆只要还能挣钱,我和胡玥就还能够硬撑起这个家。

可是,这两年的生意不好做呀,所有行业都受到了影响,餐饮业就更加了,街上都没有人了,谁还到外面餐馆吃饭呀。

我们先是辞掉了所有的服务员和厨子,就由我和胡玥两个人接待客人,生意继续变得越来越惨淡,我们只能靠着以前的积蓄撑着。

胡峰他俩却像没事人一样,店里没生意了他们还更清闲了,一天到晚在店里捧着个手机,到点吃饭睡觉,完全没心事。

更让人心寒的是,我们的日子已经够难的了,他们还想要落井下石。

那天在饭桌上,于茜对我们说:“姐姐姐夫,这家店呢胡峰从一开始就在了,我们都是一家人,按理说胡峰也算是个股东了。”

我和胡玥一听就知道她绝对是又想整出一些幺蛾子来。

她喝了口水继续说:“我们的儿子呢,也马上要上学了,这以后的开销又是一大笔,我们也知道姐姐姐夫现在困难,但孩子学习还是很重要的嘛,要不姐夫把这些年胡峰的分红给我们算一下吧!”

胡玥听到这话气得恶狠狠地盯着于茜,随后把碗筷摔在了桌上,怒气冲冲地回了房间,我赶紧跟了进去安慰她。

那天之后,胡玥大病了一场,餐馆本来就每天都在赔钱了,却还要被一对催命鬼要债,胡玥是积郁成疾了。

从那时开始,我心里就有一个念头萌发了,等胡玥身体好点了,我要把胡峰和于茜彻底赶出我们的生活。

图片[5]-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一鸣资源网 11

胡玥的身体终于在中秋节前有了好转,那天我们一起去了海鲜市场。

当胡玥为了省钱不让我买大闸蟹时,我对她所有的怜惜在那一刻被无限放大。

我作为她的丈夫,有责任帮她脱离苦海,一切的骂名都由我来承受吧。

我下定了决心,就在那一天,和胡峰他俩完全脱离关系。

回到家后,胡峰和于茜早就等在家里准备蹭饭了,我把手上的菜放到厨房,然后让胡玥回到房间去,自己坐在了胡峰他俩面前。

我郑重地和他们说出了自己的决定:“从今往后,我和你姐再也不会负责你们的生活了,餐馆不需要你们,我们的生活也不需要你们,以后我也不想在家里见到你俩,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碍于胡玥的面子,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他俩说过狠话,今天这一番话明显把他俩给吓到了。

我走到门口帮他们开了门,然后瞪起眼睛盯着他俩,不再和他们说一句话。

他们被我的气势给镇住了,只能灰溜溜地走出门去。

胡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还在担心于茜去她爸妈那里告状。

我让她放心,到时候电话来了交给我就好了。没过一会儿,胡玥她爸的电话果然打了进来。

我接过手机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咒骂声,我一言不发等着他把话说完。

然后用极其平静语气对着电话说:“爸,是我,小玥休息了,这边的事情都是我做的决定,我是一家之主,这个家我说了算,小玥她以后也不会再听你们的了,我们有自己的生活,以后也不会再养着你们的儿子儿媳了,就这样,我先挂了!”

没等那边做出任何反应,我就挂断了电话,我只觉得那一刻,我和胡玥都解脱了。

图片[6]-妻子是扶弟魔,我经营10年的餐馆年入百万,可家里吃不起一顿螃蟹-一鸣资源网 12

如今,我和胡玥终于过上了安宁的生活,我们的餐馆也重新开业了,曾经的老顾客都还没有忘记我们家的味道。

从前的厨子和服务员也都回来了,后来我和胡玥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想给我们打抱不平了,只不过是老板的家事,又不敢多嘴。

但从心底里,大家都极其厌恶胡峰夫妻俩,也为我和胡玥的善良感到心疼。

在我们店里,不管生意多差,员工的工资从来都是每个月都一分不少的准时发放,他们其实都记着我们的好。

所以,餐馆一开业,大家就都回来帮忙,他们也都舍不得这么好的东家。

后来,胡峰和于茜在这边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回到了老家,到处打零工挣钱,日子混的不成样子。

胡玥的爸妈之后又打了很多电话过来,每次都被我怼了回去,这次我心里十分坚定,谁都别想再伤害胡玥了。

最后,老两口也只能认命,接受了现实。

说到底,我们这些年受的苦呀,还是因为心太软。

在我和胡玥看来,家人本就应该互相扶持、同舟共济,就算再难也要帮带一把。

但是在胡峰和于茜眼里,我们就是他俩的提款机,而所谓的亲情就是他们掌握的密码。

只要我和胡玥心里一天放不下这份感情,他们就能在我们这里一直取款。

但卡总有刷爆的一天,心也总有凉透的一天。

我们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成年人的世界,巴掌往往比糖果来得更为管用。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