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

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

本文章为“一条”原创,未经允许不得删改、盗用至任何平台,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021年《中国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显示

疫情下,我国蓝领就业指数大幅回升,

甚至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

如今国内三年疫情防控逐步解除,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预测

蓝领的价值将会进一步被放大,

加上大学生就业难,

或将迎来又一波蓝领用工潮。

图片[1]-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小高的工作笔记,几十套房源信息牢记于心

近几年身边同事的学历也有越来越高的趋势,大概是从19年招的新人基本上都是要本科起步,今年起我们甚至招了两三个硕士,还有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也很多,我们门店就有一个英国留学回来的硕士。

但他们都留不下来,干几个月就走了,可能还是觉得既卖不出去房子还得受委屈,不愿意干了。但干活嘛,到哪不是受委屈。

我曾经有一单失败的经历,让我非常破防。一个客户要置换房子,前一套是我帮他卖掉的,他对新房的挑选范围特别大,“整个浦西都可以。”我带他看了大概八九个月,从黄埔看到静安,看到闸北、天山、普陀,后来他终于看好了一套天山的房子,看了两遍,我想着这么长的努力终于要收获了。结果第二天他告诉我房子买好了。

他就在小区楼下找到一间夫妻老婆店,给了几万块中介费,他说:“小高你们中介费太高了。”我心想,如果你觉得不妥,既是老客户了,我们是可以聊的。每次看房我都会给他打车、给他买水,连续半年多风吹日晒的,他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在别人处买了。

中介就是非常打持久战的,大单基本都要持续跟一年左右,很耗精力也耗耐心。它的许多成果都是需要“延迟满足”的,得等,得磨。

之前我们培训,领导会分享一些典型的案例,有些经纪人他可能每年花个好几万块去给客户送礼之类的,但是我觉得可能我不适合这种方式。不是非得赚你这个钱,我是真的想帮你找到好房子。我反思自己的优点,可能比较平易近人,缺点就是太老实了,嘴太笨了。

刚来上海的时候我没什么目标,可能稍微赚一点我就离开上海了。但现在我给自己的目标是存到100万,目前完成了百分之四五十吧。之后想在上海买一套面积还可以的房子,和对象好好生活。

今年的疫情对这个行业的冲击太大了,去年我们每个人平均收入都还算挺高的,今年又没有底薪,基本上都是入不敷出。过完年之后,我想肯定有部分同事都不会来了,还有很多人去考公,像我们店里的就有部分同事每天都在看书,准备考试。我休息的时候会学一些技术类的东西,比如CAD、编程等等。但不是为了工作,就是自己感兴趣,我买的网课,或者在B站看视频学。

这个职位空缺可能也会变大,估计能吸引一波人再进来。

可能做中介这个行业自由惯了,坐在办公室当个白领我真的做不到。而且六年坚持下来,它最吸引我的还是薪资,只要够努力,就能赚到钱。

图片[2]-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Jim,98年,健身教练,月薪2万

我从军队里的专科毕业后,因为一直对运动和健身很感兴趣,所以直接就从事健身教练的工作了。那个时候健身行业刚起来,行业内的准则不太规范,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国家资质,挺乱的。但是火啊,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就是2万块。那时候我才20出头,年纪轻轻,我觉得这个行业还是有前途的。

但是我很拼的,那会儿住的是公司安排的员工宿舍,一室一厅住20个人,健身教练、工作人员、保洁什么的都有。

我当时觉得自己像乞丐一样,感觉非常糟糕,我没有任何放自己东西的地方,就是一个行李箱立在那里,连把它放平的空间都没有。我也没有自己的床位,我是睡在两个床拼在一起中间的地方。

两个床还不一样高,中间大概有个5公分的落差。每天早上七八点钟我就跑到店里面,带着牙刷洗漱,然后开始运动,开启一天的工作,一天下来小腿都是肿的。

到了晚上10点开会,结束后回到宿舍,在楼底下不想进去,就坐那里发呆。等到实在很困了,或者是北京的夜太冷了再上楼,躺下就睡。

我拿了第一个月工资,第一时间就搬出来了。

图片[3]-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客人一进来,我就会先去观察他们的性格特点。如果是一些年纪还比较小的女生,吃不了很多苦,又不是很自律,这个时候我一般会就多关怀,运动的强度不会太大,这样她们下次会再想过来练,循序渐进。比如说今天练完重量,我说“你要不去做15分钟有氧,时间不长的听几首歌这时间就过去了”。

如果是对待一些老大哥会员,要积极给他正向反馈,比如说他在上力量了,千万不要打击他说“你怎么20公斤杆子就晃得这么厉害”,要保护老大哥的自尊心,让他清楚在进步,他就会变得更有劲了。

图片[4]-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Jim所在的上海Faith健身房,教练们在开会

虽然教练赚钱是靠课时费,但靠销售卖业绩的价值观不是我能接受的。我曾经待过一间商业健身房,他也不管教练高矮胖瘦,你只要能把业绩做出来,你骗会员买课,OK,那就让你当主管。开会的时候满嘴讲的是你要怎么去卖课。教练之间就像一群狼一样,只想着竞争。

疫情影响下很多健身房都倒了,获利的只有老板,而很多教练就这样没了生计。因为它留不住客户,虽然能赚得更高,一个月七八万,但是你卖的课根本就上不完,学员也没有真正想来上课的动力。

目前我在一家小的健身工作室,在能力范围内接课,服务好每一个会员。之外也能多很多自己的时间,充实自己,看书、喝咖啡,没课的时候我就穿着骑行服,到周边骑上几十公里。

这个工作的工资瓶颈也在这,目前最好就是两万,我其实是不太满意的。但我觉得疫情后肯定大家对运动和健康会更加重视,这个机遇还是在的,我觉得我下一步的话,应该还是会合伙和别人开一间自己的店。

图片[5]-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图片[6]-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在泉州农村里帮老人义务理发

疫情的确有很大影响,但同时美式理发这个事,也是在这几年被普及被了解的,反而知道的人更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出不去反而自己搁家里研究呢,反正对我们行业还是带来了正向的反馈。之前2018年那会儿,剪个头需要跟人家解释清楚的,得从这个起源开始讲。现在就不用了,省略了很多步骤。

我一开始剪一颗头是100块,大家都得剪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慢慢人开始多了,就要求快。那会19年有个比赛,30分钟要出作品,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开始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到了19年下半年就对时间控制得很好了。

你出家门50米,就有5个理发店,为什么非得来我们这里?还是得靠手艺,生意好真的就得涨价了,这样才能保证质量。我从100块涨到200,现在300,真的是因为服务不了那么多人了,得筛选掉一批。最忙的时候每个月我都剪200多个头,一天最多得剪12个,整个国内都很少有人剪这么多头的。

图片[7]-疫情后的新蓝领:月入10万,95后成主力军-一鸣资源网

Q:“都市新蓝领”有什么基本特征?

(1)学历水平较高,五成以上受访者(58.27%)接受过大学专科及以上教育;(2)流动性较高。尤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近六成(59.61%)的被调查者是在最近一年以内(2019年12月以来)来到现在工作的城市;(3)“95后”为主力军,与“00后”一起占总受访人数的76.55%。

Q:他们的工作状态如何?主观能动性高吗?

受访者们认为,个人工作的重复性较高、清晰度较高、标准化水平较高,即工作所属层次相对基础、技术含量有限,个体可替代性较高。

但与此同时工作时长与排班方式较为合理,体现出职业结构的逐步优化;在工作自决水平方面,多数受访者的工作任务具体内容、进度安排、工作量等指标均为部分由自己决定。

Q:“都市新蓝领”的社会认同度有所上涨吗?

他们的社区认同感较强,但是社会公平感一般。针对生活选择的自由程度,超过了平均水平,他们的打分为5.6255(满分为10,小于5分表示偏向于没有生活选择权,大于5分表示偏向于有生活选择权)。

Q:他们还面临着怎样的问题?

一方面,他们可能在“悬浮”中焦虑,零工经济提供了大量岗位,固然自由,但是其代价是缺少保障,同时存在高度的不稳定性和流动性。

在主观公平感方面,都市新蓝领群体相对剥夺感较强,被调查者认为目前的生活水平与工作努力程度相较偏向于不公平。其中,餐饮业和酒店业两类群体为“比较不公平”,物流业和医疗业则为“完全不公平”,表现出了职业视角下的感受差别。

他们整体的心理健康状况还需要持续关注。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心理健康情况方面,新蓝领群体维持着一定效能感,但整体情绪相对低迷。在抑郁自评量表中,九成被访者自评存在明显的压抑情绪,包括焦虑、紧张、低落等,且对压力具有较为明确的认知,仅有一成选择无抑郁情绪。

多数受访者能够肯定自身工作的价值,但也承担着疲惫与压力,心态较为复杂。

本文章为“一条”原创,未经允许不得删改、盗用至任何平台,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