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

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

疫情特殊时期下,中国互联网发生了哪些变化?文章对此进行了盘点,一起来看看~

图片[1]-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一鸣资源网

数据来源:QuestMobile

再来说一说字节跳动,抖音和西瓜视频在快手拿些春晚冠名的情况下依然能保持非常高的增长让人印象深刻,买下《囧妈》这一骚操作也让行业看到了字节跳动不按常理出牌的强悍打法,在春节前的全家桶下载任务玩法霸榜AppStore也堪称增长策略的经典范例。

不过让卫夕有些意外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飞书作为字节跳动内部的沟通协作工具,在疫情这个特殊节点无疑对其寄予了厚望,我们也看到飞书通过多种方式推广,找回形针专门做了一期节目推广就是一个明证。

然而现实有些骨感,数据证明,飞书的热闹仅仅在互联网圈,实际上和钉钉及企业微信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Trustdata 数据显示,2020 年 1 月 1 日至 2 月 21 日,钉钉日活跃用户从 2610 万升至 1.5 亿,企业微信从 562 万升至1374 万,飞书从 7.95 万升至 25 万,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这从侧面也反应了企业级沟通工具服务是一个门槛极高的赛道,即便强悍如字节跳动,在新赛道迅速打开局面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毕竟钉钉2014年就诞生了,企业微信也2016年就诞生了。

这一次,大力暂时还没有出奇迹。

在这次疫情中,还有一些APP有较为亮眼的增长,比如字节跳动的番茄小说、阿里的盒马鲜生、叮咚买菜、网易旗下中国大学MOOC、我的世界、微光、疯读小说、快手小游戏……增长也让人印象深刻。

必须要强调的是,这些APP的增长其实也分为两类,一类是建立心智的长期稳定的新用户,如生鲜、到家、无接触配送、小程序等等,这些疫情完成了用户的教育,留存率会相对较高;

而另一类属于疫情特殊时期的刚需,比如学生网课、居家健身、在线会议等等,这些必然随着社会的恢复走向正常化,能否最大限度地留住疫情新客考验平台的产品力和运营力。

二、那些如冰般冷却的互联网产品

巨浪袭来的时候,有人收益必然有人受损,那么这次战役中,那些APP受损最大呢?

一条重要的主线是——那些关键路径中包含了线下环节的产品无一例外都受损了。

1. 携程、滴滴、美团

首先受到直接冲击的巨头就是携程、滴滴和美团。

面对受疫情影响行业全面停摆,携程Q1的净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2%,环比下降43%,亏损15亿人民币,其中度假营收下降50%,商旅营收下降47%,几近腰斩。

而交通票务模块却出人意料影响较小,之所以说影响较小,是因为对比国内主要航空公司Q1平均营收同比下降46.3%,携程票务仅下降29%,这背后是因为携程票务收入中有较大比例为国际业务,Q1国外疫情尚未大规模爆发。

顺应这个逻辑,随着国际疫情大爆发,Q2携程的票务业务将承受重压,毕竟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境游国家,携程在Q1财报中也坦言——“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持续负面影响,携程集团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净营业收入将同比下降 67%-77%。”

在我们明白梁建章为什么这么拼了吧,这位疫情中的劳模以2天刷1城的速度,走遍中国31个城市,11场直播带来近4亿销售额,身体力行推动旅游复苏,他深刻明白——救行业就是救自己。

图片[2]-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一鸣资源网 图片[3]-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一鸣资源网

在所有的需求中,我们可以需要区分两类:

一类是被疫情压制,疫情过去就能恢复的业务,比如公交地铁APP——亿通行、高德地图、美团单车。

但必须注意到,疫情改变了民众对风险的态度,增加了未来的不确定性,很多人的第一优先级的可能变成确保自己的房子贷款不会断供,因此一些改善性消费的业务可能在短时间内都无法回到疫情之前的高点了。

从这个意义上,比如滴滴的专车、新氧医美的高端套餐等改善性需求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承压。

不要对这个判断表示不屑,我们从另一类APP的增长可以说明这个趋势——在疫情之后,记账类的迅速增长;

图片[4]-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一鸣资源网

数据来源:QuestMobile

是滴,这背后的意义是人们的支出更加谨慎了,以至于要专门下载一个记账APP来记录自己的支出,同样的逻辑,疫情期间迅速增长的还有保险类APP和求职类APP,这都充分反映了人们日益增长的焦虑。

图片[5]-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的冰与火之歌-一鸣资源网

数据来源:QuestMobile

经济是一个生态,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点可以从“懂球帝”这个APP中窥见一二——

随着疫情的恶化,全球足球各大联赛纷纷按下暂停键,“懂球帝”这类平时活的还比较滋润的垂直APP在黑天鹅中举步维艰,据悉,最近“懂球帝”为扛过疫情已经不得已启动了一轮裁员。

如果说互联网企业里受冲击最大的是哪个领域,我想可能要数猫眼、淘票票、大麦网等电影、演出O2O平台,随着电影院的全线关闭,本来指望春节档有一波流量增长的售票平台几乎直接变成颗粒无收。

猫眼在招股书中清楚地写道:“我们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娱乐行业的整体繁荣与发展。”

如今中国的娱乐业按下了暂停键,猫眼受到冲击也是在所难免,今天猫眼的股价仅仅为12.96元(3月23日最低股价为8.3元),比一年半前上市时候的14.8下降了13%。

3. 行业背后的从业者

这些都是巨头们遭遇疫情之后真实的困境,每一个巨头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互联网人,他们的生活也会被这次疫情永远改变。

而巨头之外中国互联网还有一个极其庞大的草根生态和无数毛细血管般的从业者——

一个公众号运营者、一个抖音视频团队、一个B站up主、一家短视频MCN、一个微商、一个淘宝客、一个SEO、一个外卖小哥、一个乡村主播……..

疫情对于他们而言也一定是一段抹不掉的难忘记忆,生活还要继续,互联网永远纵情向前。

总结一下,这次疫情对中国互联网的冲击是空前的,它加速了本来就很血腥的市场厮杀,而整个移动互联网又走在了产业周期的末端,用户时长和用户总数都趋近见顶,下一轮产业周期还在孕育之中尚未开启。

但无论如何,就像2003年非典推动中国零售线上化萌芽一样,这次的新冠疫情毫无疑问推动了中国社会线上化的进程。

从这个意义上,这次疫情的“火”与”冰“都值得铭记!

#专栏作家#

卫夕,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一名兴趣广泛的广告产品经理,致力于用简单语言深度剖析互联网相关的逻辑。

本文由 @卫夕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